Lung Cancer Survivor - I only Relied on Tian Xian Liquid

Lung Cancer Survivor : I only Relied on Tian Xian Liquid

Philippines, Mr. Sing Kio, 58 April 23, 1998 – Century Park Sheraton Hotel, Manila Philippines (Translated from Chinese) In June 1991, I started suffering coughing fits at night. I would cough very hard and throw up phlegm. I took my…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 Forever Grateful to Tian Xian Liquid - Feature

Lung Cancer Survivor: Forever Grateful to Tian Xian Liquid

Ms. Watanabe, Yuki (58, Japan) In November 1997, I began coughing severely. I thought it was just the flu. I went to the hospital and they prescribed me some cough medicine. But still, the coughing did not stop. After two…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 I Regained my Life Through the Internet

Lung Cancer Survivor: I Was The Only One Who Lived

Mr. Liu Wai (55, Hong Kong) I have always been a healthy person so I could believe it when I was diagnosed with cancer. I was coughing excessively and so I went for a medical checkup only to be given…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肺癌 Lung Cancer 素萍達 貂素塔臘濃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 性別 – 部落格介紹 – 天仙液—父親戰勝癌症的法寶 西曆2001年8月中旬,我接到外府老家打來的電話說,我父親得病了,咳嗽而且痰中有血。我讓母親帶父親去醫院做一次CT檢查,結果說有可能是肺癌。當地的醫生開出了緊急化驗單,要給父親做切片檢查以確定到底是不是肺癌。當時我聽後很吃驚、傷心,我哭了,爲什麽癌症會降臨到父親頭上呢?如果檢查結果是癌症晚期的話怎麽辦呢? 第二天父親從外府來到曼谷,在一家私立醫院做切片化驗。結果出來後我幾乎暈倒。醫生說父親得的是肺癌,癌症腫瘤有大約5厘米大,已進入4期,父親只能再活6個月左右。 我傷心至極,如何才能挽救父親的生命呢?我一定要竭盡全力!我帶父親去北華富裏府的癌症研究院進行治療,要做25次放療和6次化療。但當開始接受治療後,父親出現了很多副作用:頭暈、噁心、嘔吐、不能進食。我母親和我不時流泪,感到父親很可憐。當醫生給父親做了第2次化療後,父親的身體就承受不了了。出現了胸悶、呼吸困難、不停打嗝以及睡不著覺等症狀,身體消瘦了許多。看到這情况,癌症研究院讓父親回家休養,因爲沒法再給父親做治療了,他身體太虛弱。 後來有一天,一位朋友介紹說有一種中藥可以治療癌症,他建議我們試一試。 朋友給我留下了電話號碼。我趕緊與這家中藥公司進行了聯繫。這時我知道原來這種中藥叫“天仙液”,很多癌症患者服用後症狀明顯改善。 因為沒有其它的選擇,我當時决定購買給父親服用試試,誰知一個月後,父親的症狀開始好轉了,因化療産生的副作用明顯减輕,父親能够吃飯了,走路越來越穩健,體重也開始增加,咳嗽减少。 到現在爲止,父親已連續服用天仙液2年時間了,效果令人非常滿意。父親已可以去正常上班,精神狀態和情緒也都很不錯。能幫父親走到這一步,我真的有說不出來的高興! 如今,雖然癌症細胞還沒有完全從父親身上消失,但父親的身體狀况總的說來跟正常人一樣了。 另外,父親的康復也來自母親和子女們的不斷鼓勵。 我要感謝爲治療父親的疾病立下汗馬功勞的天仙液中藥,真的太感謝了!是天仙液讓父親治療時减輕了痛苦幷最終恢復了身體健康! 作者:素萍達.貂素塔臘濃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肺癌Lung-Cancer  

Lung Cancer Survivor

肺癌 Lung Cancer 林玉好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肺癌/Lung Cancer》 性別 女 部落格介紹 – 迎向陽光 林玉好 51歲 91年9月份我覺得左手指拿東西就溜掉,後來每下愈況只能用右手洗碗做事,左手指就僵硬著,左腳尖要作意抬起否則易絆倒,外表看來像小中風。中醫說我血循不良,就很認真去推拿、按摩、艾灸、什麼血行煎藥的。另有血庳之說我也認同,因尤其這兩三年來我渴了、餓了都不在意,與時間賽跑,還有我不喜歡去大醫院就這樣拖至12月16日才去馬偕看神經內科,醫生說我神經緊張叫我走路給他看,開了肌肉鬆弛劑服用後左手指手背浮腫,藥就停了,一個月後再去看另一診也認為神經緊張的藥同前,但有用小鐵鎚敲打手腳會彈跳一下,所以安排元月20日照腦部斷層。當天要去照之前在公車上左手指發紫並捲縮,左腳也彈跳不停著,所以照完馬上加號取片去給醫生一看,趕快通知家屬,義工推輪椅到救護車處送淡水分院已傍晚了。待在急診處幾個小時病房無著落,我二嫂透過慈濟醫師代詢榮總有病房。就轉院到榮總急診處也邊作一些檢查。 第二天一早住進病房就一連串做檢查結果是肺癌擴散到腦部壓迫到運動神經;若不治療頂多三個月,治療則八個月至一年。但腦部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無從開刀,因此年前、年後共安排12次的電療,那是幾百萬伏特的高壓,必須戴上特製定位的頭面罩,一次約三分鐘,我默唸心經三次就過去了。到了第八次洗頭髮一抓像長在沙子的草一下子禿光了。以後再長出一點也是此起彼落。電療那段期間我頭不會暈,但會鈍鈍、空空的,好像自己是另外一個人似的。 三月三日開始作化療,1-1是一輕,1-2是一重為一療程,分三星期打,共六個療程。我幾乎都是住院打,若打重的前一晚會抽血看指數血紅素、白血球等。例2-2時左邊人工血管打不進去改1/2量打手臂,在3月31日下午三點進開刀房裝右邊人工血管,挖呀挖此路不通,那條又緊隱不行,約五點多了我受不了,哀求說不要再挖了我自己負責,趕快幫我縫合吧!送回病房已六點二十分了。而在四月十四日由外科總醫師親手抄刀重做左邊人工血管約40分鐘完成。4-2白血球1900不能做跳過去,在七月一日做6-2白血球1800不打跳過去,療程也結束了。 92年元月21日住進病房開始,大哥就透過某藥房和南部友人找來天仙1號,我二嫂去電大陸轉呀轉的才取到藥,後來我在榮總醫療站的閲書架看到ㄧ本"突破癌症治療瓶頸的漢方"ㄧ書有林先生之聯絡手機,就告訴大哥所以之後就順利的直接訂購很方便。我每日服用6支,雖然經過電療頭也不暈也沒什麼感覺不適,只是有點反應遲鈍。化療打重的回來第二天下午開始,吃不吃東西都會吐、噁心感,第四天就正常了。家事全包,周邊所有關心我的人都殷殷切切問我的病況,感覺如何?我從頭至尾都保持笑容和輕鬆愉快的語調,因為他們的操心反而讓我不放心。大哥肯定是天仙液適合我的效果,大嫂以為我是強顏歡笑,事實上治療過程中最不愉快的ㄧ.是氣管鏡切片穿呀穿的。二.是為植右邊人工血管挖呀挖。三.是打重的回來隔天下午約三天之噁心感。 從七月ㄧ日跳過去到現在經七月、九月、十二月份追蹤報告中,醫生說很穩定,也沒有給什麼藥,若說打嗝,會給胃藥而已,可是回來也沒吃,我也相信是天仙液在治療期間所扮演轉化的功能,因我從小勞碌不堪,身材又瘦小、婚後二十多年來茹素,身體應該是沒什麼充裕的元氣能量去對抗那些毀壞性的治療。但從檢查出到今日之追蹤我一直是保持愉悅能耐的感覺,也比我發病前會調整心情,注意飲食作息又有天仙液全身掃描,天仙丸個個擊破,我幾乎是心安的與它和平共處。 我真不解,這齣戰碼是否老天已安排好的,要不!為什麼由我來演癌症患者,而我三位哥哥長期輪流的買這價格不菲的天仙液助我渡過這要命的關卡。若我自己買則我先生的薪水都不夠,何況一家子如何過活,我也可能是都多苦多難自生自滅了,然後親朋好友來訶護關愛倍至,惟恐你真的這樣走了,更主要的原動力是不同教友都代祈願有上帝的勝聖靈與你同在,有佛菩薩的加被,有老中娘的慈悲如此恩賜,多可愛真摯不捨的情懷,我年已屆半百徒嘆沒有修行懺悔莫及。 大家看我是花草凋黃了又逢春,新長出的頭髮黑溜,看來更健康豐采,可能是天仙一號、天仙丸五號是絕配充盛了我的能量和元氣讓生命力更強軔吧 附件 lamyuetho.jpg (116.46 KB) 查閱記錄 2007-11-26 17:35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肺癌Lung-Cancer  

Lung Cancer Survivor

善用資源 扭轉乾坤(2009黃金華)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肺癌 性別 男 部落格介紹 – 善用資源 扭轉乾坤(2009黃金華) 罹癌治療至今滿一年,回顧往昔點點滴滴,五味雜陳,既不吸煙,有不吸二手菸,更少煮飯做菜的我,居然得了肺癌第三期,初期很不能接受,後來作全方位深切反省,到底罹癌原因是什麼?是遺傳?是飲食?是環境?是業障?還是情緒壓力?這些因素或許兼而有之,尤其是情緒壓力,悲傷憂鬱,雖然可能不是主因,但可能是導火線。 回想前年(2007年),就在清明節前夕,剛辦完父親後事,還沒來得及收拾悲傷,就回學校上課。那天早上突然重感冒,但是想到明天開始就是連假三天,責任心使然還是戴上口罩上班去了,那天要敎的班級是最頭痛的班級,學生打架互罵,秩序非常差,偏偏該班部分家長既強勢又非常在乎成績,平時又愛干預教學。 —- 善用資源 扭轉乾坤 2009.3.29 罹癌治療至今滿一年,回顧往昔點點滴滴,五味雜陳,既不吸煙,有不吸二手菸,更少煮飯做菜的我,居然得了肺癌第三期,初期很不能接受,後來作全方位深切反省,到底罹癌原因是什麼?是遺傳?是飲食?是環境?是業障?還是情緒壓力?這些因素或許兼而有之,尤其是情緒壓力,悲傷憂鬱,雖然可能不是主因,但可能是導火線。 回想前年(2007年),就在清明節前夕,剛辦完父親後事,還沒來得及收拾悲傷,就回學校上課。那天早上突然重感冒,但是想到明天開始就是連假三天,責任心使然還是戴上口罩上班去了,那天要敎的班級是最頭痛的班級,學生打架互罵,秩序非常差,偏偏該班部分家長既強勢又非常在乎成績,平時又愛干預教學。 其中考近了,該班進度遠遠落後其他班,實在不知該怎麼辦?心想再不想辦法讓他們安靜下來,趕一下進度,我又會挨轟了,心急一個箭步過去把轉頭嘰嘰喳喳講話的小朋友頭轉撥過來。不巧,小朋友的嘴唇正好碰到粉筆,這下子不得了,下課馬上有人告訴家長說我對他的小朋友「塞」粉筆。清明節收完假,回到學校,一大早記者來了十幾個,各大報頭版居然斗大標語「荒唐老師逼學生『吞』粉筆」,議員和家長一起到學校,學校為平息風暴減少困擾,馬上發布要記我大過,考績委員會、敎評會也還沒開就對外公布要記我大過,然後就請諮商中心主任戴我到遙遠的三芝鄉的某一家精神醫院,接受心理諮商,之後建議我請長假在家直到學期結束,學期結束後我收到考績被打丙等的公文,很氣憤很難過,擬好申訴書準備投訴,校長叫我過去語帶威脅的說,那位檢舉我的議員準備要選「立委」,如果我再掀這件事可能會造成二次傷害,再鬧下去恐會影響校譽,要我作罷,我一個小蝦米如何對抗民意代表、媒體及家長,此案沉冤難雪?氣憋心中難平! 下學期學校以「不適任教師」為名,說要「輔導」,要我觀摩教學九次給他們看,事實上我獲得過資深優良教師,本學期也獲得到教學設計獎,又在學校網頁架設校園植物網站,是公推自然科領域代表,現在不但沒受到讚美尊重,反而要以「不適任教師輔導」為名,被迫教學讓他們「輔導」,這二十三年兢兢業業的付出全盤被否定,情何以堪…… 好!既然你們要看,要輔導,那就選一班最頭痛的班敎給你們看,看看你們有什麼良策?這一班和上學期出事的班沒什麼兩樣,因為他們知道我不會處罰他們,觀摩教學的時候就乖一點,我單獨敎他們時,就變本加厲有恃無恐,因為他們的家長有幾位是家長委員常到學校,所以該班學生更是肆無忌憚,每次我喊的聲嘶力竭,仍不理我,有時弄得教室一團髒亂,下課後自行收拾殘局,請求上層支援仍不見效,一天下來精疲力竭,一回到家沙發一躺,呼呼大睡。 也許身體真的累了,寒假沒放多久,就不停的咳嗽,經仁愛、長庚、亞東等醫院門診,最後在和信醫院切片檢查,證實左下肺葉長了一個四點五公分的惡性腫瘤。 被證實是惡性腫瘤簡直是晴天霹靂,一時之間情緒跌到谷底,想起父親罹患肺癌,進出醫院,只有短短十八天,死亡的當天中午,我在加護病房見他氣色還不錯,怎麼晚上回住所,弟弟就打電話傳來不治的消息…… 我正值壯年,婆婆媽媽健在,怎麼能讓她們白髮送黑髮,孩子未成年,怎忍心丟下它們,我不能死,我不想死,涕淚縱橫,實在不知該怎麼辦?難道我的這一生就這樣結束了嗎?無法再想下去了,難過的好幾天好幾夜無法成眠…… 罹癌消息傳出,親友不斷打電話來關切,很多好心的朋友推薦他的宗教,也有推薦養生抗癌食品,我都一一去參加,也買了不少保健食品,「大學」裡談到『定、靜、安、慮、得』告訴自己一定要鎮定,一定要好起來,因此除了信仰和認真的接受治療外,更是努力蒐集資料,只要對身心靈有效用,不管是正統的醫療,還是另類療法,都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很多接觸過我的人都說我氣色不錯,一點都不像病人,化療反而讓我體重增加六公斤,害的我現在很想減肥…… 以下是我個人抗癌生活經驗,願與大家分享做參考: 一、 改善環境 肺癌與環境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從醫院回來,除加強環境衛生外,就先檢查排油煙機,果然排油煙管有破洞,馬上找人修理,接著屋裡屋外適當的地方擺盆栽,尤其是廚房靠窗戶,擺一個大盆栽吸二氧化碳放出氧氣,提供新鮮的空氣。 二、 改善飲食 1. 改變飲用水:把原本微酸性逆滲透水改為鹼離子水,每天沒事多喝水,保持排泄正常。 2. 常吃有機食品:以前嫌貴不常吃,現在常常吃,尤其是新鮮蔬果,一、兩天就打一次果汁來喝。 三、 選用輔助產品 1. 喝天仙液:我在聽許達夫醫師的演講中得知,天仙液示目前唯一有經過科學實驗可抗癌又增加免疫力雙重功效的中草藥保健食品,打聽到“中華國際癌病康復協會”提供諮詢服務,馬上訂購,每天喝二至三瓶,到目前為止,手術後做完化療,沒有掉頭髮。…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克服肺癌的病例 我的天仙液抗癌記

我的天仙液抗癌記 報告者:佐藤 健先生, 日本 我今年75歲了,但對自己的健康還是很有信心。對圍棋感興趣的我現在已經拿到了圍棋5段,每次不管什麼地方有圍棋大會我都會騎著摩托去參加。不光如此,我在市政實施的定期健康檢查中,從未缺席的接受檢查,而且年年的綜合判定都是A,對於健康問題沒有過任何的不安。 去年6月的定期檢查也是輕鬆的接受了檢查。對於檢查結果,我想即使有一些問題最多也只是以前就比較高的中性脂肪值多少偏高之類的吧。 8月末,就在快忘記這件事的時候收到了健康檢查結果的通知,開封一開讓我大吃一驚。結果裡寫道:肺癌檢查時發現了可疑,請馬上到大醫院接受更進一步的細緻檢查。這個絕對不只是中性脂肪的問題,接到這個通知趕緊到醫院去拍了X射線檢查。 “只是一張,兩張的X光片的檢查結果不能完全判定。”接受了入院詳細檢查的建議。 2000年9月4日開始入院,一直到11月23日期間,從支氣管Fiberscope開始,胃鏡,大腸鏡,特別留意對頭部,胸部的CT,腹部,心臟超音波,頭部和腹部的腫瘤指數,骨部檢查等等,尤其是比較容易轉移的頭部和肝臟部位等處進行了細緻的檢查。所幸,沒有發現有其他部位的轉移。 因為事先向院房提出過,如果發現的是肺癌,一定當場明確說明。所以院方也將病情詳細進行了解釋:“細緻檢查後的綜合診斷結果為「肺癌」,而且在肺器官內部發現有腺癌。腺癌是一種在肺部器官內部產生並呈浸潤性生長,在發病初期無自覺症狀,依靠定期健康檢查早期的發現的例子比較多。但是,和其他的癌症種類相比,肺癌屬於較容易轉移的類型,所以佐藤先生的例子這麼早就能被發現還是很幸運的。 ” 癌症的早期發現,定期的健康檢查還是很重要的。 特別是患有腺癌的病者,如果已經出現了血痰,持續咳嗽等自覺症狀的時候,已經就太晚了。相反,肺部的入口處生成的癌症多稱為扁平上皮癌和小細胞癌,比較容易出現症狀,容易在早期被發現。可是,由於這幾種癌症轉移速度很快,被發現的時候已經錯過治療的最佳時機的例子也不少。 “但是有一般就有例外。對於癌症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姑且先放下這些事情暫且不談,“佐藤先生的情況,從X光片和CT的檢查結果來看左右兩邊的肺部各自有如毛玻璃般的陰影,應該是像癌細胞一樣的東西。如果只是一處的話還可以考慮做手術切除,但是左右都發現有癌細胞的情況,即使是很小的癌細胞,左右兩邊全部手術切除的話恐怕體力不支……!” 眼下決定先用化學藥劑抑制癌細胞,不是3公分的直徑,而是寬度1cm左右的長度。 左部的肺癌細胞呈絨毛狀,醫師說像這樣的癌細胞會向惡性化轉移,時常的觀察是不能倦怠的,當下還是接受化療的方法進行治療吧。 按照醫師所講,特別是手術對於肺癌有決定性的作用。但是左右兩邊都發現有癌細胞的話,及時是很小的癌細胞手術治療都不能切除的話,結果只能藉助化療等方法。 説道頭,不得不依賴化療,放療等方法。幸運的話癌細胞縮小,病情漸漸好轉的例子也是很少的・・・這些話讓我越聽越不安。之外,還有這樣的解釋:右邊的肺部被分成了3處,左邊的也被分成了2處。 所謂的肺癌所進行的手術切除,指的是肺部器官的癌細胞處全部摘除,如果只是部分摘除的話有可能眼睛看不見的癌細胞還被殘留下來。再加上其它的理由患部的全部摘除比較放心。可惜的是,即使是極小的癌細胞做左右手術的摘除的話,恐怕沒有那樣的體力。 院方所給的提議是:像我這樣的患者,症狀漸漸顯現出來的時候使用化療或者是放療進行對症處置。所說的症狀是指,初期,雖然沒有疼痛感但是隨著癌細胞的增大壓迫周圍的器官,以及伴隨惡化周圍的器官被破壞,感覺到的疼痛感隨之而來。 即使如此,對於一般正常的健康的細胞無增加,減少現象,而且新陳代謝的反复循環,增進健康的活動現象,癌細胞卻只是維持現狀,不斷的向周圍各處轉移增長卻是很可惡的。 每天的新聞廣告裡都刊載有各種各樣的健康食品,究竟是哪個比較好讓人很迷惑。關於癌症介紹的書籍購買了好幾冊,閱讀之後經過慎重考慮,得出了「如果西醫治療已經走到瓶頸狀態的話,乾脆就試試中醫漢方的治療」的結論。於是在眾多的中醫藥漢方的書籍當中找到了「天仙液」,其實那個時候能夠遇到「天仙液」真是萬分幸運的事情。 中國幾千年的對於有抗癌效果的中草藥的研究、再加上王振國醫師對於癌症研究基於科學性的數據,終於取得中國政府的認可,無可媲美。 現如今,我在服用王振國醫師開發的眾多的藥品中的一種—天仙液,效果明顯。其他的健康食品有各自的服用效果,但是王振國醫師的研究更讓人感覺細緻入微,坦白的說,對於如何能夠扼殺癌細胞的機理機制我不是十分明白,但從我的個人自身體驗得出的結論對於天仙液的服用效果無任何的懷疑。 特別是對呈絨毛狀的癌細胞的轉移和擴散的問題,但是院方所有的診斷都為會比較快。但是服用天仙液僅僅數月,癌細胞沒有發生轉移而且還有縮小的趨勢。出院後的一支堅持服用天仙液,所以此有瞭如此的效果。 飲食方面也是一样,自從出院後到現在不論吃什麼都感覺到了味道,「快食,快便,快眠」現在和正常的健康的人沒有什麼兩樣的生活。 入院時,化療的點滴為2週一次。到出院為止一共施行了3次。那個時候,白血球的檢測時下降到2000,為了讓第二天白血球恢復到正常而施行每天注射的辦法。由於接受化療,開始出現食慾減退,噁心反胃等症狀,頭髮雖然沒有掉很多,但是這些症狀已經讓我很痛苦。 中途,從身體的側面和正面兩個方向拍攝了X光片,而且隔開時間做了2張胸部的CT檢查。結果都沒有特別的變化病情良好。結束81天的入院生活,出院後每天3次服用醫院開出的藥。 我想醫院處方的藥,不論日本的哪家醫院大致是都相同吧。 Mucodyne片500mg,Acdeam90mm,飯後1日3次,claris片早晚飯後1日2次。 Mucodyne片對於痰,鼻涕,耳內積蓄的液體的清除比較有效。 Acdeam對於祛痰,止涕,抗炎症很好,而claris對於抗菌感染效果很好,還可以調節免疫力,止痰的抗生素等等做了詳細的說明。 出院後,每天服用以上的這些院方開出來的藥。對於癌症的治療到底有多大的效果不知道,這樣的感覺讓人很是不安。經常在想這些藥對於肺癌的治療或者根本沒有什麼實質效果,只是對於我一時的安慰・・・等等, 那些日子讓我經常疑心疑鬼。 讓我感到幸運的是,那時時候服用的天仙液讓我重新體會了什麼叫安心的生活。比較出院前後的X光片就能明白,和住院時很明顯的癌細胞相比,出院5月份時之前2,3次的檢查結果都顯示在慢慢的變小。這寫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明顯的好轉效果,完全是服用天仙液的結果。 今後,2,3個月一次,從2個方向拍攝的X光片,見證了這個過程。 除天仙液的服用之外,日常生活的飲食方面也要特別的注意。基本上,對於癌症治療不好的食物堅決不服用,相反,對於抑制癌細胞的食物開始服用。 以上所說的均在天仙液的說明書當中都有明確的說明記載。積極攝取比較好的食物比如說:胡蘿蔔,蘑菇,醋,豆類製品;相反的有,螃蟹,雞皮,辣椒,酒等等。出院後一向喜歡飲酒的我堅持一滴不喝,對於癌症治療不好的食物一口不入,相反對於有助於治療的食物,花費心思的做成各種料理積極的開始注意飲食。 即使院方給開出來的藥物有遺忘服用的時候,但天仙液絕對沒有忘記過的時候。這也是特別用心的其中一點。…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肺癌 Lung Cancer原田 廉平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肺癌/Lung Cancer》 性別 男 患者:原田 廉平 、男性、55歳、肺癌 被醫生放棄、且説「已無治療方法」 日本4月6日、朝日電視台播放了癌病治療特別節目「名醫公開!癌病不死的7個條件」!在節目中所播放的「被宣告余命半年的病患、奇跡的治癒病例」中、所介紹的就是我的治癒過程。 這次我以文章的方式将我為何可以「生還」的過程、即節目中未被播放的部份在此公開給各位了解。 我的疾病是、「肺胞上皮癌」是少見的会引起肺炎症状的肺癌。我的癌病到発現為止、時間並不長。那是在去年1月的時候出現咳嗽、有痰的症状於是到醫院接受診断後、不久就発現是癌病。 那段時間的癌病的検査是、先到綜合醫院作2次的X光線和CT検査後、最後被判断是肺癌是在3月17日的細胞診断結果。這段期間我上楼梯会有喘不過気的症状。 癌病對我這個一個人離家赴職來説、綜合醫院的医生表示「這種肺癌不管到那一家醫院都没有治療的資訊。今後只有選択介助醫院或者是安寧病院的治療、所以還是到郷下去養生比較好吧!」、因此介紹我到自已的家郷的富山県的大学附属醫院。於是三天後我回到富山県、帯著診断書和CT照片到医院要接受治療時、醫院又告訴我需作住院検査。 就在這時候、我太太偶然的機会中知道土屋繁裕醫生所創辦的Cancer Cftopia的活動於是馬上電話予約諮詢。 3月25日、非常幸運的和土屋醫師見了面。醫生一見到我、馬上開口就説「只是作検査而已為什麼要住院呢?」這譲我訝異、直覚到他和別的醫生的應對不同。 少量的薬物、提昇QOL的治療 土屋醫師告訴我、「肺胞上皮癌的性質並不差、看不到進行的速度且没有転移的情形看來、和癌病共存是有可能的。不過、従照片來看有別的癌病浸食到胸膜、而且有積水的関係、可能会有點複雑」。於是他建議我在這種状況下、今後的治療方針是「不要作手術切除比較好、放射線治療的後遺症也大。従你現在還是可以自己走路上班的看來、只要不譲癌病継続進行、即停止癌細胞的悪化的停頓療法即可。」 所謂的癌病停頓療法是、不用抗癌剤來消滅或縮小癌細胞、而是以維持現状、即停止癌細胞継続生長的治療方法。 3月28日、我在富山県郡山市的土屋醫院開始接受治療。治療的方式是以不産生副作用為原則、只用一般抗癌剤的十分之一的用量。定期的到醫院和用要薬、也就是説確保QOL(生活品質)的治療方法。最譲我覚得驚訝的是、我服用了Iressa抗癌剤数天後、原本非常厲害的咳嗽和痰竟全癒了。 透過Cancer Cftopia的介紹我認識了用漢方、另類療法治好癌病的患者。在5月初開始服用天仙液、同時採用玄米菜食的飲食療法。没有想到3個星期後即5月底的CT検査時,原本罩住右肺的所有的陰影明顕的縮小。 還有一件事是直到最近土屋醫師才告訴我的事、「当初來醫院時已是無法手術、無法進行放射線治療、余命6個月的末期状態」、聴了之後、面對現在的復原状況、我和太太両人両眼相望、無法相信当初是處於那麼悪烈的病状。 我和太太分享了土屋医師的楽観明朗的人生観、也楽観的與癌病共存、継続我的上班族生活。今後我将更鼓励我自己朝著提昇自然恢復力的道路來努力。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肺癌Lung-Cancer  

Lung Cancer Survivor

肺癌 Lung Cancer 陳文生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肺癌/Lung Cancer》 性別 男 陳文生 香港 2003年5月28日是我一家人一世也不會遺忘的日子 早於2001年6月左右,爸爸在家中咳嗽得非常厲害,於是我們三姊弟便帶爸爸到診所檢查 (因爸爸是非常不喜歡看醫生的),經檢查及照x光後,醫生說爸爸只是一般肺炎已而,只需打針便可痊癒,但…………………………. 打針後這一個月,爸爸仍是不停地咳嗽,而且次數更是越來越頻密,於是我們三姊弟惟有再次「脅持」爸爸到另一家私家醫生作檢查,經檢查及照x光後,醫生竟是告訴我們爸爸是患上了肺癌,而且更是”第四期肺癌” ……..當時我們很愕然、亦不願接受現實,便找來之前爸爸照的x光片給醫生看,醫生看後表示其實當時的情況屬於初期,若及早到醫院接受治療,相信病情可以得到控制………….那時我們真的不敢相信事實,為什麼不幸的事情竟要發生在我們一家的身上。當時我們很憤怒,難以想像竟有這樣不專業的醫生存在,害得我爸爸現在到了末期肺癌。但怨天尤人仍無補於事,只希望爸爸能早日痊癒,於是答應馬上由醫生寫信轉介爸爸至沙田威爾斯親皇醫院作一連串大部份的檢查及治療,當時真的希望透過放射治療及其他藥物去幫助爸爸減輕痛苦。但當時註院醫生告訴我們在一般情況下,”四期肺癌” 即是末期癌症,在沒有任何治療下,病人約可存活四至十個月;如果治療順利則可多存活十至十八個月….但病人離去卻是無可改變的事…………….。 事件發生後,我遲遲亦無法相信,回到家後更常常躲在房中偷偷哭泣 ; 一家人也顯得不知所措,惟有不斷找尋有關肺癌的資訊,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好消息….. 爸爸經過醫院約半個多月的治療下,原本精神蠻好的爸爸,卻變得終日沒精打采的躺在床上,令我們感到很難受。我們不敢相信在醫院經過一連串治療後,爸爸的情況卻似乎變得更壞。因此我們在想,要是爸爸半個月前沒有進院接受治療,他可能會咳嗽比較辛苦,但亦不至於會像現在那樣,於是經我們一家商量過後,決定帶爸爸回家,由我們自己照顧,雖然期間我們同時要上班及照顧爸爸會比較辛苦,但相對比起現在看見爸爸所受的苦,相信亦只屬九牛一毛而已,我們一家人亦宣告與爸爸一起對對抗 “癌魔” 。 回到家裏生活了半個多月,爸爸情況雖沒有好轉,但樣子卻是精神多了,我們更可不時用輪椅載著爸爸到公園走走,呼吸新鮮空氣,總比終日躺在醫院病床為好。而期間只靠服用一些止痛藥物來減輕爸爸的痛,但我們一家其他人的痛,又可以用什麼來減輕………。 爸爸証實患上四期肺癌己有個多兩個月的,就在我們束手無策之時,突收到一位由朋友打來的電話,說有一中藥叫“天仙液”在台灣有很多癌症病人服後都有很不錯的成效,更說已為我們取了一些資料給我們參考。我們在沒有其他方法下亦決定一試,至少感覺上中藥對人體所產生之副作用應該比放射治療為少;於是我們便根據資料上所提供的聯絡電話與中日飛達聯絡詢問有關“天仙液”的相關資料。聽後由於價錢確是不少,於是我們一家商討了一段時間,最後決定先買一箱來試試看,如真的有效,那怕是傾盡家財也要醫好爸爸。第二日我們三姊弟一起到家附近之國貨公司買了一箱“天仙液”回家讓爸爸一試,根據中日飛達公司的諮詢人員說,每天給爸爸服用4支………….服了約2星期仍好像沒有什麼跡象似的,那時心想,既然買了,就讓爸爸喝完一箱再作別的打算,畢竟“天仙液”內有人蔘、靈芝等貴價藥材,就算無效,以給爸爸作保健也不錯吧………………..就在服用“天仙液”第4個星期開始的一個早上,我如常起床準備上班之際,突發現爸爸竟坐在客廳中自己看電視,於是我問他是誰把你推出來的 (因爸爸平常需要人扶他上輪椅再幫他推出來,他才能看電視),他竟說是自己上輪椅出來的,我登時呆了一呆,因他平時連坐起來也要我們參扶,但今天竟自己跑出來 (雖然坐著輪椅) 看電視,呆了一會,由於趕時間上班,我便如常將三瓶“天仙液”放在檯上著他要準時服用,之後便離去了。 那天回家後便跟家人提到今早的事情,大家一致只想到可能是“天仙液”的關係,因除了“天仙液”外,爸爸便沒有服用其他藥物。我們為了進一步確認,於是便買了另一箱“天仙液”回家讓爸爸服用……………………. 經過3個月來服用“天仙液”,爸爸的癌細胞雖沒有消失,但爸爸已可不用坐在輪椅上,只用手杖來幫助自行到酒樓喝早茶,我們一家上下亦開心了很多,雖然“天仙液”的價錢是貴了一點,但能看見爸爸有現在的情況,我們 一家亦覺物有所值。 服用了近半年“天仙液”,我們一家決定帶爸爸到醫院給醫生作詳細檢查,並想告訴醫生說離開醫院已有半年了……………檢查報告証實,爸爸肺部仍有癌細胞,但沒有變大,亦沒有什麼變化,但身體其他很好,亦已不需要再服用止痛藥物,聽罷我們便帶爸爸離去,但我們沒有告訴醫生有關“天仙液”之事,因香港一般西醫都不相信中藥的。 如是者,爸爸一直服用“天仙液”直到2003年5月,因突然感染感冒,我們再次送他到醫院,於28日夜晚,醫生說因感冒引起併發症,以至肺功能失去,終於還是要離開我們,但這次我們郤沒有太傷心的感覺,因為,原本只有三、四個月的生命,延長了二年之久,事實證明只要我們有不放棄的決心,加上適合的藥物,“天仙液”的幫助,讓他在這近兩年多來較無病痛的渡過,讓有較多的時間來完成父親未完成的事,而我們亦做了我們應該做的,他要離去可能是命運的安排,我們亦只好接受。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肺癌Lung-Cancer  

A Soldier's Experience with Lung Cancer

Lung Cancer Survivor: A Soldier’s Experience with Lung Cancer

Mr. Jian Yong Guang (70, China) A medical check up in April 1995 confirmed that I have stage 2 lung cancer. Immediate surgery was necessary or I would not live longer than 5 years, the doctor said. The news was…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Trembling With Only The Wish For Recovery

Mr. Shimada, 65 Kamagawa County, Japan   Negligence led to disaster I have the built of an athlete, enjoy playing baseball and take pride in my strength. At 50 years old, however, the function of my heart weakened and returned…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Relish The Happiness In Uttering Words Again

Kan Mukkwun, 54 Hong Kong Last April, I felt extremely tired so I went to the hospital for a check-up. X-rays showed that I had lung cancer. The doctor said that an operation must be performed right away. However, even…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Only When I Fell Ill Did I Realize That Health Is Heaven

Wang Zhouhong, 63 Malaysia   Operation cannot be performed at old age Taking heed of public health institutions’ repeated calls for senior citizens to have regular physical examination, I submitted myself to X-ray examination in March 1997. A shadow appeared…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For My Family’s Sake, I Should Not Be Defeated

Lau Wai, 55 Hong Kong   I took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ehind the doctor’s back I am addicted to sports so I could not imagine myself suffering from cancer. In September 1996, I went to the hospital for constant coughing….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Iron-like Will Power

Chen Liangyi, 60 Taipei, Taiwan   An unacceptable blow I always pay attention to my health because in my long-term military service, an annual physical examination was a must. I kept this habit even after retirement. In May 1999, I…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Never To Give Up Easily

Tokyo, Lady Ishikawa, 67 Unable to bear the violent side effects My wife was diagnosed with lung cancer in July 1997 and an operation could not be performed. There followed a series of radiation and anti-cancer drug treatments. The doctor…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Hope Is Always At The Next Turn

Lung Cancer Survivor: Hope Is Always At The Next Turn Chiba County, Mr. Yamada, 41 Place all hope on the 80 percent effect Many years ago, my husband had his thyroid gland removed when he was found to have thyroid…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It Is Not Long Before Returning To Society

Fukuoka County, Mr. Lim Mu Xin, 72 Six months left In November 1999, I was told I had lung cancer. The doctor repeated urged me to go to the hospital but I was too shocked to think normally. At that…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A Mother Who Meets The End With Great Courage

Taipei, Taiwan, Anonymous, 76 Grief over the loss of husband affected health It has been 4 years since Mother passed away. Now, whenever I see old ladies with white hair, I recall my mother as if she were still with… [more…]

Lung Cancer Survivor

Lung Cancer Survivor: Change The Ruthless Prediction Of Death

Nakashima, Mr. Yakeshim, 64 I was lucky enough to learn of Tian Xian liquid in my anxious search for medicine In July 1998, the doctor told me that I suffered from lung cancer and that I have only one year… [more…]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