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r Cancer Survivor - Never Surrender to Cancer

Liver Cancer Survivor: Beating the Odds With Tian Xian Liquid

Mr. Nishimura Zentaro (83, Japan) My liver cancer was discovered during a check up at the Central Hospital in November 1992. I was confined to the National Cancer Center in December, and an examination there showed that I also had…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 6 months to live

Liver Cancer Survivor: Given Six Months to Live, Took Tian Xian Liquid

Mr. Cheng Chi Keung (67, Hongkong) About a year ago, I started to itch all over my body. I went to the hospital to get it checked. I found out that I had liver cancer and the doctor said that I…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 Terminal Case

Liver Cancer Survivor: Diagnosed As a Terminal Case

Mr. R. Bustillio Seattle, WA USA I was diagnosed with a malignant tumor on my liver after several CT Scans, then was referred to a surgeon to remove the cancer. But the surgeon refused to perform the surgery because the…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肝癌 Liver Cancer 沙尼大叔

Classified Information – Customer Witness Disease – Gender – Blog Introduction – The Voice of a Liver Cancer Patient When I first realized that the symptoms of my illness were like cancer, I felt discouraged, depressed and afraid. Because according…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肝癌 Liver Cancer 蓬宗 軍比亞瓦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肝癌/Liver Cancer》 性別 男 部落格介紹 – 度過生命危機 作者姓名:蓬宗.軍比亞瓦 從沒想到喝酒的結果會給肝帶來危險,會造成肝硬化,並最終導致癌症。 1994年,肝部略微有點發炎,去醫院體檢時發現感染上了乙肝病毒,醫生當時就勸告訴我說戒酒。但當時我想只是略微有點發炎,應該不會太要緊的,所以並沒有真正的在意自己的身體,雖然遵照醫生的囑咐之後堅持每年做一次體檢,但酒仍然一直在喝。直到1997年,我的肝開始出現嚴重的問題—肝臟開始硬化了,當時醫師告訴我了病情可能會發生癌變的的嚴重性,所以從此之後我才戒了酒並開始改變飲食習慣,只吃一些被認爲可以推遲肝癌發生的飯菜。在這之前,我曾經查看過有關介紹肝臟知識的書籍,也注意看過有關這方面的電視節目,以弄清楚哪些菜應該吃,哪些菜不應該吃以及如何對待肝臟問題,等等。 從1997年以後,醫生讓我做肝部檢查的次數越來越多,從一年一次到六個月一次,從六個月一次又到每三個月一次,而且每次都要做超聲波檢查。 直到2003年8月,我去醫院作檢查,並作了CT檢查,醫生當時說了句“是!”當我聽到這句話時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因爲我本能地意識到自己肯定患上肝癌了。但我仍然小聲地問醫生以確認自己的猜測。當醫生確認我患上了肝癌時我只有只挺挺站著,啞口無言。好在我自己早有思想準備,早料到肝癌將會降臨到自己頭上,所以,我儘量穩定住自己的情緒。 醫生當時就約定動手術的日期,醫生說,如果不動手術,我只能再活大約6個月左右時間。我當時聽後雖然傷心,但只好認命了,動手術就動手術吧。 動完手術後,在醫院躺了9天就回家了。回家前,醫生跟我說:“你的肝還存在問題,有乙肝病毒,肝已硬化,再發的機會比較高,要經常做檢查。”聽了醫生的話後我麻木了,對自己也許要過早地死去感到傷心。 我在家休養時,有一天,我去一家大商場購物,順便去書店看了看有沒有關於癌症方面的書籍。也許我的運氣不錯,我看到了《戰勝癌症—100位患者的的奮鬥記》這本書。我翻閱了有關肝癌部分的介紹。看完後我當時就想到,我的生命大概不會沒指望了。 我坐車來到飛達公司,諮詢了貴公司的工作人員尼沙臘,她介紹我試服中藥—天仙液。我按照他的介紹試著開始服用天仙液。 服葯一段時間後來我去做身體檢查時,醫生說沒有發現癌細胞了!爲了確認天仙液的效果,我又繼續服用天仙液。當我再次去作體檢時,醫生告訴我說可以放心了,沒有癌細胞了,已脫離危險了!我高興得難以形容自己的心情。 我要特別感謝天仙液和給我提供了寶貴諮詢的該公司職員。如果不是這樣,我的生命也許就維持不了多久的。我要向同樣患上癌症的朋友和其他認識的人推薦天仙液! 我之所以要向他們推薦,是因爲天仙液確實有效,是我親身體驗過的。 我後來再作癌細胞檢查時,AFP值持續下降,目前只剩下5.99,而在動手術前AFP值曾經高達138。 再次感謝天仙液延長了我的生命。從動手術到現在已過去一年多了,我已完全恢復正常幸福的生活。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肝癌Liver-Cancer  

Liver Cancer Survivor

肝癌 Liver Cancer Survivor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肝癌/Liver Cancer》 性別 男 部落格介紹 – I am not alone on the way of fighting against cancer Mr. Dong Taiwan Taipei 56 years old I can’t remember how many years ago when I was told that…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肝癌 Liver Cancer 林良駒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肝癌/Liver Cancer》 性別 男 部落格介紹 http://share.cjfu.com/supersite/?uid-55 肝腫瘤不見了 林良駒 71歲 台南市 2001年11月,台灣天氣冷熱交替之際,我得了重感冒,原本在住家附近小診所看病吃藥,一星期.二星期 四星期過去了,不見好轉,內子提醒我,是否要到大醫院檢查 ,哪有感冒一個月沒好的. 於是我隔天趕往台南市大醫院內科門診, 做了腹腔超音波.抽血等檢查,結果醫生要我準備住院徹底再檢查一次. 我於2002年二月七日住院,經過一周全身檢查後,醫生對我做了最嚴厲的宣判,說我得了肝癌,已有7 至.8公分,因為檢查結果,癌細胞指數,所謂胎兒蛋白標高一千多,各項檢查均顯示,也證實得了此要命的病症. 因為我於30年前,曾得肝炎,經住院打針吃藥,直到後來吃了二年漢藥,才算完全康復,但至此我體內就是B肝帶原者,每半年到醫院檢查驗血追蹤一次,始終保持正常指數狀態,沒想到今天宣判了我的死刑,有如晴天霹靂,無法接受. 我自幼從軍,跟隨政府南征北討,顛沛流離,直到政府遷來到台灣,才算安定,雖然生活清苦,但是日子還算過得去,好不容易,節衣縮食,將一雙兒女養育成人,均出國留學,獲取雙碩士學位,現都已成家立業,也有了下一代,而我也從職場退休,而退職金也夠我自給自足,過檢僕清閒的生活.我應該含飴弄孫,頤養天年,好好過幾天舒服日子,沒想到天不從人願,一唸至此心如刀割,真不甘心,為什麼,老天爺要與我開這麼大的玩笑. 正當全家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時,在住院期間,許多親朋好友非常關心.絡繹不絕至病房探視,也提供許多治癌寶貴意見與藥方,其中不乏有外國產製及台灣產製,也有所謂的偏方或藥草.其中有一位小同鄉程先生,告訴我,他住在公教住宅大樓,有位張先生,大約在13年前,罹患肝癌,經香港友人介紹天仙液,又女兒(是空中小姐,來往港台之間)在香港購買,服用後肝腫瘤全消失了之後連續服用三年,不但痊癒了而且未曾復發過,也未曾漫延其他部位,並存活至今已13年,仍然健康. 當時聽到如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浮木,露出一線曙光.當晚與內子前往,事先約好的張先生處拜訪,詳細問明原委,幾經打聽.得知台南市也有藥局代售,當下我們驅車趕往藥局.經藥師介紹天仙液之藥效及功能,當時我們只買了一本戰勝癌症100位患者奮鬥記,回家與一雙兒女詳讀到深夜,經家庭會議討論後,決定購服天仙液.經過二個月服用後,返醫院復診時,奇蹟出現了,使我雀躍不已,經血液檢查結果,其中癌指數(胎兒蛋白)由原來一千多降到四點八,腹腔超音波也看不清楚腫瘤,電腦斷層檢查癌細胞不見了,真是喜出望外,太棒了.我仍然每三個月赴醫院回診追蹤檢查一次,每次的癌細胞(胎兒蛋白)指數一直降,目前已降至一點四.原本前二個月每天服用6瓶,第三個月開始每天服四瓶,直到滿一年,第二年開始每天服用兩瓶,我打算從第三年開始每天服一瓶保養,直到服完三年為止,徹底讓癌細胞從我的身體內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服用天仙液期間,所有與我們有緣的人,我們全家將不遺餘力,大力推薦天仙液是救命仙丹.我們全家人只要遇到癌症病患,都告知癌症不是絕症只要作對治療,一定會痊癒,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人,在我們的親朋好友中,亦有許多人正在服用救命仙丹天仙液 ,我推薦與我同病相憐之人使用天仙液,不是為藥廠宣傳,而是本救人助人之旨,做善事結緣之意而為之,希望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最後.在這裡我要感謝,我的小同鄉程先生,介紹我服用天仙液的張先生,台南小太陽藥局黃藥師,更要感謝天仙液發明人以及願意將天仙液大量行銷全世界的香港中日飛達公司,有了以上的貴人,才有今天活著的我,老天沒有遺棄我,依舊眷顧著我.感恩再感恩,一切盡在不言中. 附件 lamleungguo.jpg (162.84 KB) 查閱記錄 2007-11-26 17:32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肝癌Liver-Cancer  

Liver Cancer Survivor

肝癌 Liver Cancer 侯一郎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肝癌/Liver Cancer》 性別 男 部落格介紹 – 我爸爸也得肝癌 侯一郎 六十三歲 彰化縣 侯如維(侯一郎之女)撰稿 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初的某個下午我在公司忙碌著,却接到媽媽打電話來說,爸爸前幾天胃口不好以為是感冒,到鎮上附近診所看病結果醫生照過超音波後說是肝長了ㄧ顆壞東西,建議我們到較大醫院做詳細的檢查。因為是爸爸自己去看診的,這家診所醫生還特別請護士打電話來告訴家屬,因為她說很多病人會隱瞞回家後並未告知家人,特地打電話來通知我們。當時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媽媽?媽媽也不知如何是好….?雖然我淚水已滴下來但強忍著安慰媽媽並連絡姐姐及妹妹,當時弟弟在金門服役,媽媽怕他沒辦法回來知道了又會擔心特別交代不要告訴他,於是我們商量後希望爸爸可以來台北就醫檢查,就近也好有個照應,但他們以住不慣等種種理由拒絕了。 十二月七日帶著診所開的轉介單到台中市某教學醫院看診,醫生安排需住院再做進一步的檢查,經過抽血、超音波、血管攝影等ㄧ連串的檢查後確定有一顆約三公分大的腫瘤且肝有硬化現象,並排訂月底要將這顆約三公分大的腫瘤切除,雖然醫生是這麼說但家人確還在猶豫要不要動刀,怎知只是胃口變差又沒有不舒服也不會痛、又從來不喝酒,回想起來在十幾年前曾因B型肝炎治療過,這幾年也都有定期健康檢查,平時又注重養生、也有運動,想不通是什麼原因造成的?身為專業護理人員的我有點自責,後來才知到祖父也因淋巴癌在三十多歲就過世了,也因這樣身為老大的他為了照顧四個弟弟妹妹十三歲就開始工作了。後來又做了十幾年的鞋面加工,常須趕工熬夜,退休後又做了幾年水庫看管工作須輪三班,可能因這樣長期操勞成疾吧! 不管怎樣這已是事實,告訴媽媽及兄弟姐妹須勇敢面對,給爸媽最大的支持,我們開始多方面收集相關資料,我也打電話給在各大醫院上班的同學打聽這方面的訊息,並藉宗教力量支持,最後綜合大家意見決定照醫生意思先開刀,出院後再來調養身體。十二月二十六日開刀後才發現肝硬化比想像中還嚴重、且原本計劃要切除的三公分大的腫瘤埋的很深且肝功能已不佳、危險性較高,醫生與我們商討結果改術中酒精注射,不幸又發現一顆故一併切除約四分之一肝。手術後的頭幾天很辛苦疼痛是難免的,不敢告訴爸爸有一顆腫瘤不能拿,怕影響他的心情所以暫時瞞著他,因為上班且姐妹都結婚又在北部、媽媽體諒我們有小孩子要照顧所以請了看護幫忙照顧爸爸。出院前還做了一次化療及酒精注射才回家,第一次住院就住了一個月,隔年二月中、三月中分別做了第二次、第三次化療,出院後化療副作用也慢慢出現如:嘴破、食慾不佳,相對營養不夠、腳抽筋、腹水。醫生開了利尿劑帶回家吃、偶到附近診所注射白蛋白,吃雞湯、牛肉湯、新鮮的魚、水果(如櫻桃、葡萄、柳丁……)、青菜等,出院時特別問醫生表示飲食無禁忌,所以只要想吃吃得下的媽媽都會替爸爸準備,但仍以營養、補血為主(依當時抽血報告不足的部份補充)。因為體力不佳抽血指數未達標準所以原訂每個月一次的療程也延後了,這時親戚朋友都很關心,很多偏方也都出現了,其中經人介紹到某中醫診所看診服用一個多月但感覺沒改善就停用,到七月底、八月底又分別住院做第四次、第五次化療,沒想到九月初即因食道出血入院治療,到九十一年二月底終於完成最後一次化療。 西醫該做的治療結束後經調養一段時間體力也漸漸恢復,有朋友介紹中國芳香智悟功(簡稱香功),於是媽媽陪著爸爸每天清晨起個大早到鎮外的百菓山上運動,中間還安排到花蓮旅遊三天,維持十個月感覺體力各方面還不錯。之後狀況變差,每月回診醫生開抗癌口服藥回家吃,三個月過去了沒改善、胃口漸差,我們開始緊張並找其他方法,後來才知道有種叫天仙液的中藥專門癌症病人吃的,經研究且與家人討論後決定試試看(因也沒其他方法了),沒想到爸爸才喝二個星期白血球指數上升達到標準,回診時醫生也很驚訝問媽媽都給他吃什麼東西?我們不敢說有喝天仙液,同樣受西醫教育的我知道有些醫生不能接受中醫理論的,由每天喝40cc慢慢增加到60cc病情穩定持續半年多;有一回看了報告我暗示媽媽爸爸肝功能必會越來越差(雖然腫瘤維持3.2公分大算控制很好、但肝硬化問題嚴重),雖然很殘忍但還是要她接受事實,建議搭配天仙栓(天仙液系列產品之一從肛門塞入),之後六月中因嚴重腹水又入院,醫院除了抽水、服利尿劑、偶打營養針似乎也沒更積極的治療,站在專業立場我知道醫院也盡力了。七月初因氨指數過高意識漸不清楚陷入昏迷狀況,且醫生說快則二、三天慢二、三星期要有心理準備,大家都很難過,且醫生交代不能進食,護士早晚灌腸(也沒別的方法)血壓低又不能抽腹水,我建議媽媽再以天仙栓早、中、晚加強一次,至少我們可以再見最後一面,很幸運昏迷四天後甦醒過來,但十天後因血氧濃度低、血壓低、呼吸喘進入肝昏迷,醫院發出病危通知,大家商量結果決定讓爸爸安祥走完人生最後一程,我們選擇拒絕急救讓他平安離開。 醫生安慰我們爸爸調養不錯,原本大約只剩半年生命,現在維持二年八個月,雖然不幸得癌症但有幸得到鄰居朋友關心及媽媽不眠不休的照顧,雖然我們百般不捨但最重要不是時間長短而是生活品質,加上有天仙液讓爸爸沒有太多的痛苦這樣就很辛慰了。 附件 houyatlong.jpg (94.16 KB) 查閱記錄 2007-11-26 17:36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肝癌Liver-Cancer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肝癌/Liver Cancer》 性別 男 日本 – Mr. Kido Osaka Climbing up from the valley of despair Mr. Kido Osaka, 66 years old Placed all hope on the newest radiation treatment. My liver does not function well…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肝癌 Liver Cancer 鄭國泰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肝癌 / Liver Cancer》 性別 男 鄭國泰 43歲 香港商人 我是一位商人,經常內地香港到處跑,為了太太及年幼的小孩,我拚命的工作,在內地工作應酬,煙酒根本是免不了的東西;去年某一天,為了答應了女兒星期天到海洋公園遊玩,星期六晚上匆匆從深圳趕回香港,一步進家門看到太太的笑面及女兒大叫那刻,突然眼前一黑就甚麼都不知道了。 睜開眼晴時祗看到太太跟一位穿白色袍的人在講話,而女兒則伏在我身旁睡著了,太太知道我醒來就馬上過來,隱若看到她好像有兩行淚印在面上,但她祗說醫生說我疲累過度,體力不支所以暈倒了,為了安全起見,過兩天會安排一個全身檢查,這時才知道我突然暈倒了被送到醫院來。 在醫院裡睡了一整天後,精神好了很多,但一大早就被送到醫院各處作檢查,護士小姐抽血後又將我推到別處做超音波,之後又要去作X光,最後更要做磁力共振,心想不用這樣誇張吧!可是兩天後就明白為何會這樣誇張,檢查結果出來,祗有四十二歲的我竟然患有第二期肝癌,我頓時腦海一片空白,但仍聽到我太太的哭聲。 還未接受到事實的我被安排接受化療,每星期需要化療三次,最初療程為兩個月,視乎第一個療程後結果再作決定,我跟醫生表示我必需先回公司處理一些業務,之後就可以回來接受化療,所以治療安排在兩個星期後進行,這件事在未跟我太太商量之前我就辦了出院回公司了;晚上回到家時,看見太太坐在沙發上哭泣,馬上過去問她甚麼事,她就馬上發脾氣的說道:「到這個時候你還要回公司?你究竟想怎樣?」但心想自己是為了誰才這樣做?氣一沖上來就跟太太吵架,也不知吵了多久,祗聽到女兒嘩嘩大哭,我倆才懂得停口,太太馬上衝上前哄著女兒,而要面子的我卻仍滿腔怒火的坐在沙發上,那夜,大家都一夜無話。 在這段期間內,我還是照常的上班,但因身體的問題,並沒有再上國內應酬,晚上回到家裡就跟女兒玩耍,可是並沒有跟太太多講幾句話;兩個星期過去了,就回到醫院開始接受化療,第一次化療後身體沒甚麼異樣,心想自己身體這麼強壯,一定可以撐過去的,可是從第二次開始副作用就來了,回家後強烈的噁心感,連喝水都想吐的感覺實在無法形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四五個小時之後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一覺醒來發現太太伏著睡在我身旁,而她仍然是緊緊的握我的手,突然才發覺我太太的面容是多麼的憔悴,想必她定是為我的事擔心成這樣子,心裡湧出無限的慚愧及悔意。 等她醒來後我馬上擁著她,一句話也講不出來,之後,我們便相擁而泣,我們聊了一會之後,她忽然跑開從櫃裡拿了兩大袋東西,放在我面前並續一的拿出來,她說這箱是天仙液,是從網站裡找到這個產品的,前兩天更到過產品的總代理處,他們說它可以控制癌細胞,同時也可以減緩化放療的副作用,另外這種叫天仙栓,可針對肝癌亦可以增強天仙液之功效,還有這個營養液,它可以補肝及強化免疫系統,你一定要用這些產品啊!我祗知道不停的點頭,心在想著她如此的關心我,我又那敢逆她的意呢? 我就一邊使用這些產品及一邊接受化療,第三及第四次的化療後,副作用依然很強烈,但很奇怪地,再接著的化療,副作用竟然明顯地減少,一個月後,甚至可以講根本再沒有副作用,而太太看到這樣,她的笑容明顯也比以前多了,我們也相信是天仙液及其它產品發揮功效,令到化療後的副作用減到最低,所以我們都決定再到中日飛達聯合有限公司作進一步的諮詢。 到達他們公司,諮詢部的工作人員再詳細了解我的狀況後,就建議我將天仙液每天的服用量由40cc加到60cc、營養液20cc及天仙栓一天使用兩粒,可能是之前天仙液的功效發揮得不錯,導致我倆都非常信任他們的建議,我亦絕對地遵守他們的建議去使用天仙液及所有產品。 兩個月過去了,醫生再作一次檢查後跟我倆再會面,醫生表示化療的成效不錯,肝臟的腫瘤已縮小三分之一,而且白血球的數量維持在正常水平,休息兩個星期後可以再作進一步化療,在言語間我們深深感受到醫生對化療劑相當滿意,但我與太太都相信,如果沒有天仙液我是絕對捱不過兩個月的化療療程,即使化療劑有多強都好,也都祗是白費的。 就是這樣,我不斷的服用天仙液、營養液及天仙栓,同時亦接受了六個月化療,醫生就建議該進行手術將殘餘的腫瘤切除,我們當然答應接受建議。一個星期後,手術進行得很成功,切除了四分之一的肝臟,而腫瘤亦全部切除,但是為安全起見,仍要接受化療一段時間,而天仙液方面,我當然續繼服用下去。 而今天的我,已經可以講是康復過來,可是我依然在服用天仙液來以防復發,在過去整整一年間,家人對我的關心及愛護讓我極之感動,所以在工作方面,可以的我都讓其他員工去處理,而大部份的時間都會放在家庭上,讓我將愛回饋給我太太及寶貝的女兒身上,看見她們的笑面時,我就感覺到無限的滿足。最後,我更深深的感受到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是甚麼?除了健康外還是健康,如果沒有太太的扶持,沒有醫生的幫忙,加上沒有中日飛達聯合有限公司、天仙液的努力,我是不可能寫出這篇出真實的見証,尤其是天仙液,我祗想說聲謝謝。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肝癌Liver-Cancer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Lee Tien Song

Lee Tien Song / Male / 59 years old / Liver cancer (1996) / Kuala Lumpur, Malaysia 14 years has gone by. I can still remember the liver cancer that tortured me 14 years ago. It is an indelible part of my…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 Detect the Cancer Early and Recover from it Early

Liver Cancer Survivor: Detect the Cancer Early and Recover from it Early

Mr. Lei (Hong Kong) I want people with Cancer (especially liver cancer) to have hope. Tian Xian Liquid has a special treating effect. “Detect the cancer early and recover from it early. You will naturally be healthy.”

Liver Cancer Survivor - A will to Survive helped to overcome Liver Cancer

Liver Cancer Survivor: A will to Survive helped to overcome Liver Cancer

Liver Cancer Survivor: A will to Survive helped to overcome Liver Cancer Mr. Mo Tsun Lien ( 64, China) I got cancer in 1993 after I retired from the army. I had lost my appetite and felt my blood pressure…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 Tian Xian Liquid became my Hope

Liver Cancer Survivor: Tian Xian Liquid became my Hope

Liver Cancer Survivor: Tian Xian Liquid became my Hope Mr. Igeta Toshikazv (51, Japan) My husband, Igeta, had a liver problem and he needed to receive regular medical treatment. One day, his condition got worse and I recommended that he…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Reproduction Of Body And Spirit

Hong Kong, Lee Yuk Yin, 52 In April 1997, I felt weakened by flu-like symptoms. I thought it was the common cold that would go away after a brief rest. After two or three months, however, I still had not…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I Am Not Alone In My Fight Against Cancer

Taipei, Taiwan, Mr. Dong, 56 I can’t remember how many years ago during a blood donation, I was told I carry B type hepatitis virus. From then on, I learned to be careful in my daily life, especially my diet….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Health Returns To Me

Taipei, Taiwan, Chen Wumei, 70 There was still no sign of improvement with all treatments “Mom, it is very likely that you have liver cancer, but the doctor said that you are sure to recover as long as you receive…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Feel The Beauty Of Life

Taipei, Taiwan, Jun Wan, 58 I was once weary of life because of the violent side effects During the past 12 years, cancer had attacked me three times; breast cancer, uterus cancer first and then liver cancer two years ago….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Determination To Fight Against Cancer

Hong Kong, Mr. Cheng Chi Keung, 67 Bear tremendous sufferings only to survive Nearly one year ago, I felt bothered by itching on my hands and feet. I had a check-up at the Ma Jia Lie hospital, but the doctor… [more…]

Liver Cancer Survivor

Liver Cancer Survivor: Slip Through The Crevice Of the Fingers Of The God Of Death

Byogo County, Efugi, 51 Twelve years ago, I had my breast removed due to cancer. Three years after, it metastasized to my uterus and that too was removed. Cancer cells still existed in my body and started to spread to… [more…]

Page 1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