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患口腔癌、甲狀腺癌 二種癌症的樂觀(2009謝宏麒)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口腔癌、甲狀腺癌
性別 男
部落格介紹 –
身患口腔癌、甲狀腺癌 二種癌症的樂觀(2009謝宏麒)

工作與生活 讓身體不斷癌化
或許大家很難相信,十年前我罹患了口腔癌,但我完全沒有去醫院接受治
療,根本不當一回事,繼續 我的送貨工作,由於經常長途開車,也常吃檳榔,但我只是覺得很容易累,並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雖然我的脖子又發現7~8公
分的甲狀腺癌,我也置之不理。

堅持不肯開刀的逃兵
我一直是個醫院的逃兵,不止一次看西醫,醫師都叫我ㄧ定要馬上住院開
刀,但我都立刻逃離醫院,大概是因為自己長年鑽研民俗療法,對針灸等很有興趣,總覺得西醫那樣開刀的方式,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我一直堅持不接受開刀,努力學習與癌共存。

舌頭噴血 只服用中草藥複方
一直到有天吃飯,舌頭突然間大噴血,鮮血是真的從我口中噴出來,相當
嚇人。在我堅持不肯去醫院的情況下,選擇服用中草藥複方,沒想到才一天的時間,舌頭不但止血,還長出一層薄膜,讓我非常驚訝,後來舌頭也因此復原得很好。但我的家人仍為我的甲狀腺腫瘤擔心,尤其內人不斷希望我去醫院開刀,最後為了讓家人安心,勉強去醫院切除甲狀腺瘤,但讓我不滿的是,我只有一邊甲狀腺長瘤,醫師卻要求左右兩邊全切除,造成我必須終生服用碘,唯一慶幸的是,舌頭沒有切除,後來舌頭也慢慢痊癒了。


身患口腔癌、甲狀腺癌 二種癌症的樂觀 謝宏麒 台灣/台北

工作與生活 讓身體不斷癌化
或許大家很難相信,十年前我罹患了口腔癌,但我完全沒有去醫院接受治
療,根本不當一回事,繼續 我的送貨工作,由於經常長途開車,也常吃檳榔,但我只是覺得很容易累,並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雖然我的脖子又發現7~8公
分的甲狀腺癌,我也置之不理。

堅持不肯開刀的逃兵
我一直是個醫院的逃兵,不止一次看西醫,醫師都叫我ㄧ定要馬上住院開
刀,但我都立刻逃離醫院,大概是因為自己長年鑽研民俗療法,對針灸等很有興趣,總覺得西醫那樣開刀的方式,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我一直堅持不接受開刀,努力學習與癌共存。

舌頭噴血 只服用中草藥複方
一直到有天吃飯,舌頭突然間大噴血,鮮血是真的從我口中噴出來,相當
嚇人。在我堅持不肯去醫院的情況下,選擇服用中草藥複方,沒想到才一天的時間,舌頭不但止血,還長出一層薄膜,讓我非常驚訝,後來舌頭也因此復原得很好。但我的家人仍為我的甲狀腺腫瘤擔心,尤其內人不斷希望我去醫院開刀,最後為了讓家人安心,勉強去醫院切除甲狀腺瘤,但讓我不滿的是,我只有一邊甲狀腺長瘤,醫師卻要求左右兩邊全切除,造成我必須終生服用碘,唯一慶幸的是,舌頭沒有切除,後來舌頭也慢慢痊癒了。

樂觀是最好的抗癌良藥
或許有人覺得我的例子只是幸運,罹癌之後,除了選擇中草藥複方,我也努力改善的體質成為弱鹼性,這就是我能夠與癌共存,並且康復的原因。我從沒有悲觀過、恐懼過,一直都維持著開朗的心境,現在我已不再開車,轉業經營肉粽的生意,不管生意好壞,我很珍惜現在能跟家人在一起,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我深信,樂觀是最好的抗癌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