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 Stomach Cancer 波薇 汪披濃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胃癌/Stomach Cancer》
性別 女
部落格介紹 –
談談征服胃癌的經驗

作者:波薇.汪披濃

2000年是我母親60歲大壽,我一家以及兄弟姐妹們一起爲母親行善祝壽。從那年開始我母親的家庭負擔有所減輕,她老人家終於可以舒心的喘口氣了!

在這之前長達30多年的日子裏,我母親一直在一個部隊軍營住宅區裏辛勤地經營一家小餐廳,以掙錢補貼家用,給我和弟弟交學費。但儘管她老人家已經辛苦了幾十年了,而且在過完60大壽之後已有我弟弟去接替她經營餐廳了,但她還是捨不得離開她熱愛的餐廳,依然要去幫助弟弟做些事情,不知疲倦地傳授手藝,保證讓廊曼機場附近的新老顧客們能夠繼續品嘗到她老人家傳下來的佳肴美味。
我曾經幾次聽到母親說,她老人家將繼續幫助弟弟經營餐廳,直到弟弟全部還清債務後再回家養老。爲此我心裏一直在希望時間過得快些,好讓母親回家養老的這一天早日到來,我實在不願看到她老人家再這麽辛苦下去了。

大概在2002年的6-7月期間,母親回到我爲她蓋的位於暖武府的家裏休息,母親的屋子就蓋在我家的地皮上。當時我注意到母親比以前瘦了,而且還肚子疼。起初以爲是一般的肚子疼,心想買些藥來吃吃就會好了。但結果並非如此。於是我在一個傍晚帶母親去一家私立醫院看醫生,醫生開了些藥讓回家服用,並約一個星期以後再去看一次。這時我還心想母親大概是患了胃潰瘍,服用了醫生開給的藥後很快就會好的。

此後,大概是在2002年8月份的時候,母親有一次突然臉色蒼白,肚子出現階段性疼痛。我趕緊送母親去醫院,還是上次那位醫生爲母親看的病。醫生聽完母親的症狀後決定讓母親住院接受輸血,醫生還給母親做了胃鏡檢查,並做了胃部切片以進行化驗。母親在醫院躺了3-4天後,醫生讓回家等候聽取切片化驗的結果。

取化驗結果那天,當母親在診療室看醫生時,我坐在外面等候,心裏在爲母親默默祈禱,希望一切平安。過一會兒後,護士過來找我,讓我去診療室見醫生。我在母親旁邊坐下,聽醫生診斷母親的病情並提出建議,我當時的心情開始緊張不安。

醫生說:“切片化驗結果顯示不太好,我建議送病人去專門醫院治療,如果能去政府醫院最好。病人胃部有2-3處潰瘍並有胃出血,需要儘快治療!”

我聽完醫生的話後發了一會兒呆,心裏想,儘管醫生沒有直說,但我也知道母親肯定是患了胃癌了,醫生在暗示我送母親去國家癌症研究中心接受治療。
我說:“好的,我回去跟我父親商量一下,然後儘快送母親去治療。”我和母親告別醫生後就離開了這家私立醫院往家趕。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回憶起與醫生談話時的情景,我和醫生一次都沒有提到‘癌症’這個詞,因爲我們都明白是怎麽回事,都不願看到母親因聽到‘癌症’這個詞而擔心、害怕和緊張。另外,我們都希望母親以爲,醫生只是讓她去政府醫院接受治療以改進療效和節約治療費用而已。

那天傍晚,我向妻子和父親詳細講述了母親的病情,父親聽後讓我儘快送母親去政府醫院治療。我打電話向在照顧父母方面有經驗的朋友進行了諮詢。朋友介紹了一家由在政府醫院工作的醫生開設的診所,同時還幫忙聯繫了也在這家政府醫院當醫生的朋友,請幫忙介紹一位爲我母親治療的合適醫生。
經朋友介紹的醫生開始爲母親治療,他先讓母親做抽血化驗和肺部X光透視,並約了3次復診時間。復診結束後,這位醫生決定安排我去找這家政府醫院的一位老專家就診。

在等待老專家期間的一個傍晚,時間大概是在西曆2002年9月份,我下班回家時看到母親在吃飯時嘔吐了,並伴有淡淡的血色,這肯定是不正常的。我送母親又去了原來去過的那家私立醫院看醫生,因爲私立醫院看病比較快和方便,離家也近,開車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那天母親又在醫院裏住下了,這次大概一共住了5天。然後醫生開了些藥給母親回家服用,等候去政府醫院找老專家就診。

2002年9月底,政府醫院醫生讓母親做一個身體檢查,看能不能經得起手術。醫生給母親做了核磁共振X光透視,以詳細檢查內臟器官。檢查前,母親需要喝多達半水壺的紅色甜水,大約15分鐘後檢查就結束了。檢查結果挺讓人滿意的,醫生診斷說,我母親的身體狀況允許接受胃部手術。

2002年10月4日,我、父親和母親按約去見醫生,醫生給母親做了檢查後讓母親當晚就在醫院住下。從那天開始,醫生讓母親禁食,給母親吊鹽水。2002年10月9日,由老專家主刀爲母親做了胃部手術。手術進行得很順利。手術後,母親需要繼續吊鹽水。那段時間,我一家和兄弟姐妹們都紛紛不斷進出醫院看望母親,一直給母親鼓勁。2002年10月19日,母親出院回家休養。

從2002年11月起,給母親做手術的老專家約母親定期做檢查和治療。這位醫生告訴我說,我母親得的是胃癌,需要做1年時間的化療。

在母親生病之前,我的一位親戚患了4期乳房癌,經過持續治療後她的病情不斷好轉。2002年初的時候,我去一家圖書中心選購了好幾本書,其中一本書名是<<戰勝癌症—-100位患者的奮鬥記>>。看了這本書後我知道了王振國教授這個人,天仙液這種中藥以及各類癌症患者的成功經驗。此外,我也瞭解到了癌症的治療方法,包括放療、化療以及手術。另外我得知我的一位親戚也患了癌症但狀況很好,我向這位親威詢問後知道,她在接受西醫治療的同時,服用了天仙液進行輔助治療,這樣才得以使身體慢慢恢復了健康。

我沒有想到的是,<<戰勝癌症—-100位患者的奮鬥記>>這本書後來爲我母親帶來了很大的幫助。我在詳細看過這本書裏介紹的抗癌經驗後,最後決定跟泰國代理公司進行電話聯繫,並約好時間到公司諮詢爲我母親購買天仙液的事情,我決定也要讓母親在接受化療的同時服用天仙液。

2002年10月25日,我購買了天仙營養液和天仙液讓母親開始服用。天仙營養液可以增加食欲。手術後在服用了3個月的營養液後,母親的食欲開始明顯增加了。至於天仙液母親從那時開始就一直在長期服用,每天40CC,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

我瞭解到化療會造成病人厭食、食欲下降、身體虛弱、掉頭發等一系列痛苦的症狀,從而容易導致病人失去治療信心。但在我母親身上上述副作用均沒有發生。

雖然母親的體重只增加了1-2公斤,但卻可以正常生活了,比如,去菜市場買菜,爲父親和我一家做飯,跟以往一樣做些家務,出去走走親戚,有時甚至還可以去外府旅遊呢。

我們全家儘量給母親以精神上的支援。父親送母親按約去見醫生,並取回藥讓母親持續服用,有時候父親還帶母親二個人去外面餐館吃飯。至於我這一家,我的6歲女兒給母親帶來了很多快樂。我自己儘量多跟母親說說話,或者帶她去看看兄弟姐妹們的孩子。我的兄弟姐妹以及朋友們也經常來看望母親和我一家,這使母親的心情逐漸恢復了正常。母親還要繼續接受治療,只要我們繼續給母親以關心,相信她老人家會很快完全恢復身體健康的。

母親在軍營住宅區含辛茹苦經營餐廳長達30多年,而且這麽多年幾乎沒有請過幫手,全靠她老人家一人操持。我父親一直在政府部門上班,不可能去給她幫忙。正因爲如此,長期以來母親飲食很不規律,特別是早餐和午餐,按理應該是要當正餐吃好吃飽的,但母親總是只吃些油條、喝點咖啡或者汽水什麽的。每天11點到下午1點經常會來很多顧客擠滿了餐廳,母親有時只能喝點汽水,根本顧不上吃飯。我和弟弟儘管一有空就去給母親幫忙,但那只是一天二天而已。也許正是因爲長期吃飯不規律才造成母親最後患上胃癌的。

現在,我母親已開始定期去請醫生檢查身體了,吃飯也基本正常。我想,目前,定期做身體檢查對每人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因爲除了體檢以外,還可以發現
有些惡性疾病的前兆,如心臟病、各種癌症、糖尿病、高血壓或低血壓等等。如果發現有上述疾病的前兆,就可以做到及時防治。另外,我們還應該儘量堅持體育鍛煉,保證足夠的休息時間,多呼吸新鮮空氣,保持心情舒暢,多吃有營養的食品,保持飲食規律,不緊張,不抽煙,不喝高酒精飲料以及努力營造一個溫馨的互相 理解的家庭氛圍。這些都將有助於我們的身心健康,有利於防病治病,有利於長壽。

目前,我看的有關保健知識的書籍越來越多。我經常指導母親要多吃蔬菜和水果以及新鮮果汁,如番石榴汁和胡羅蔔汁等。另外我還讓母親多吃豆類食品,如豆腐和豆漿等。手術使母親的胃被切掉了一部分,同時被切除的還包括胃周圍的部分淋巴腺,這對飲食産生了一定的影響。以前母親體重有55公斤,手術後,母親每次只能吃很少的東西,使體重只剩下了42-43公斤。醫生建議母親多餐,多休息,保持心情舒暢。

自從2002年10月開始接受化療並同時服用天仙液以來,母親只在開始階段有過厭食感,當身體對藥物開始適應以後就基本飲食正常了,排泄物也不象手術以前那樣顯黑色。儘管體重還沒有恢復到原來水平,但我相信,西醫和天仙液的共同治療一定能使母親的身心繼續朝著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

2003年7月,母親又去醫院見醫生,除了化療以外,專家醫生還讓母親做一次抽血化驗,以檢查血球平衡狀況等。結果比較讓人滿意。在2003年10月,也就是母親手術滿周年之際,我估計醫生還會讓母親做抽血化驗,並做一次全面體驗。如果結果滿意,醫生可能會將母親去見醫生的間隔時間延長,那樣有助於母親更加堅定治療的信心。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母親的體重一定會增加,她老人家一定會象從前那樣健康。

2003年12月,我們全家準備爲父親慶祝生日,並將去外府旅遊,好放鬆一下心情。2004年2月,我們家還將舉行一次大聚會,並希望這次聚會能爲我們家帶來吉祥,帶來溫暖和信心。屆時親朋好友相聚一起一定會非常開心,同時也是爲了表明,母親並不是一個人在與癌症作鬥爭,她身邊的每個人都在希望她老人家珍惜生命,健康地活下去!

我要感謝王振國教授,因爲是他研製出了天仙液藥方以及飛達公司的其他各種有價值的産品,我還要感謝其他各位爲我母親和全家帶來希望和信心的各位飛達公司的職員。儘管我現在需要增加不少開支,以購買天仙液給母親長期服用,但我感到是很值得的,因爲我可以以此來報答母親長期以來爲全家和子女們付出的艱辛。錢是可以通過工作掙到的,但生我養我的母親的恩德在一生中是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