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 Lung Cancer 林玉好

Lung Cancer Survivor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肺癌/Lung Cancer》
性別 女
部落格介紹 –
迎向陽光
林玉好 51歲

91年9月份我覺得左手指拿東西就溜掉,後來每下愈況只能用右手洗碗做事,左手指就僵硬著,左腳尖要作意抬起否則易絆倒,外表看來像小中風。中醫說我血循不良,就很認真去推拿、按摩、艾灸、什麼血行煎藥的。另有血庳之說我也認同,因尤其這兩三年來我渴了、餓了都不在意,與時間賽跑,還有我不喜歡去大醫院就這樣拖至12月16日才去馬偕看神經內科,醫生說我神經緊張叫我走路給他看,開了肌肉鬆弛劑服用後左手指手背浮腫,藥就停了,一個月後再去看另一診也認為神經緊張的藥同前,但有用小鐵鎚敲打手腳會彈跳一下,所以安排元月20日照腦部斷層。當天要去照之前在公車上左手指發紫並捲縮,左腳也彈跳不停著,所以照完馬上加號取片去給醫生一看,趕快通知家屬,義工推輪椅到救護車處送淡水分院已傍晚了。待在急診處幾個小時病房無著落,我二嫂透過慈濟醫師代詢榮總有病房。就轉院到榮總急診處也邊作一些檢查。

第二天一早住進病房就一連串做檢查結果是肺癌擴散到腦部壓迫到運動神經;若不治療頂多三個月,治療則八個月至一年。但腦部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無從開刀,因此年前、年後共安排12次的電療,那是幾百萬伏特的高壓,必須戴上特製定位的頭面罩,一次約三分鐘,我默唸心經三次就過去了。到了第八次洗頭髮一抓像長在沙子的草一下子禿光了。以後再長出一點也是此起彼落。電療那段期間我頭不會暈,但會鈍鈍、空空的,好像自己是另外一個人似的。

三月三日開始作化療,1-1是一輕,1-2是一重為一療程,分三星期打,共六個療程。我幾乎都是住院打,若打重的前一晚會抽血看指數血紅素、白血球等。例2-2時左邊人工血管打不進去改1/2量打手臂,在3月31日下午三點進開刀房裝右邊人工血管,挖呀挖此路不通,那條又緊隱不行,約五點多了我受不了,哀求說不要再挖了我自己負責,趕快幫我縫合吧!送回病房已六點二十分了。而在四月十四日由外科總醫師親手抄刀重做左邊人工血管約40分鐘完成。4-2白血球1900不能做跳過去,在七月一日做6-2白血球1800不打跳過去,療程也結束了。
92年元月21日住進病房開始,大哥就透過某藥房和南部友人找來天仙1號,我二嫂去電大陸轉呀轉的才取到藥,後來我在榮總醫療站的閲書架看到ㄧ本"突破癌症治療瓶頸的漢方"ㄧ書有林先生之聯絡手機,就告訴大哥所以之後就順利的直接訂購很方便。我每日服用6支,雖然經過電療頭也不暈也沒什麼感覺不適,只是有點反應遲鈍。化療打重的回來第二天下午開始,吃不吃東西都會吐、噁心感,第四天就正常了。家事全包,周邊所有關心我的人都殷殷切切問我的病況,感覺如何?我從頭至尾都保持笑容和輕鬆愉快的語調,因為他們的操心反而讓我不放心。大哥肯定是天仙液適合我的效果,大嫂以為我是強顏歡笑,事實上治療過程中最不愉快的ㄧ.是氣管鏡切片穿呀穿的。二.是為植右邊人工血管挖呀挖。三.是打重的回來隔天下午約三天之噁心感。

從七月ㄧ日跳過去到現在經七月、九月、十二月份追蹤報告中,醫生說很穩定,也沒有給什麼藥,若說打嗝,會給胃藥而已,可是回來也沒吃,我也相信是天仙液在治療期間所扮演轉化的功能,因我從小勞碌不堪,身材又瘦小、婚後二十多年來茹素,身體應該是沒什麼充裕的元氣能量去對抗那些毀壞性的治療。但從檢查出到今日之追蹤我一直是保持愉悅能耐的感覺,也比我發病前會調整心情,注意飲食作息又有天仙液全身掃描,天仙丸個個擊破,我幾乎是心安的與它和平共處。

我真不解,這齣戰碼是否老天已安排好的,要不!為什麼由我來演癌症患者,而我三位哥哥長期輪流的買這價格不菲的天仙液助我渡過這要命的關卡。若我自己買則我先生的薪水都不夠,何況一家子如何過活,我也可能是都多苦多難自生自滅了,然後親朋好友來訶護關愛倍至,惟恐你真的這樣走了,更主要的原動力是不同教友都代祈願有上帝的勝聖靈與你同在,有佛菩薩的加被,有老中娘的慈悲如此恩賜,多可愛真摯不捨的情懷,我年已屆半百徒嘆沒有修行懺悔莫及。

大家看我是花草凋黃了又逢春,新長出的頭髮黑溜,看來更健康豐采,可能是天仙一號、天仙丸五號是絕配充盛了我的能量和元氣讓生命力更強軔吧
附件
lamyuetho.jpg (116.46 KB) 查閱記錄
2007-11-26 17:35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肺癌Lung-C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