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 Liver Cancer 侯一郎

Liver Cancer Survivor

分類信息 – 客戶見證
病類 《肝癌/Liver Cancer》
性別 男
部落格介紹 –
我爸爸也得肝癌
侯一郎 六十三歲 彰化縣
侯如維(侯一郎之女)撰稿

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初的某個下午我在公司忙碌著,却接到媽媽打電話來說,爸爸前幾天胃口不好以為是感冒,到鎮上附近診所看病結果醫生照過超音波後說是肝長了ㄧ顆壞東西,建議我們到較大醫院做詳細的檢查。因為是爸爸自己去看診的,這家診所醫生還特別請護士打電話來告訴家屬,因為她說很多病人會隱瞞回家後並未告知家人,特地打電話來通知我們。當時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媽媽?媽媽也不知如何是好….?雖然我淚水已滴下來但強忍著安慰媽媽並連絡姐姐及妹妹,當時弟弟在金門服役,媽媽怕他沒辦法回來知道了又會擔心特別交代不要告訴他,於是我們商量後希望爸爸可以來台北就醫檢查,就近也好有個照應,但他們以住不慣等種種理由拒絕了。

十二月七日帶著診所開的轉介單到台中市某教學醫院看診,醫生安排需住院再做進一步的檢查,經過抽血、超音波、血管攝影等ㄧ連串的檢查後確定有一顆約三公分大的腫瘤且肝有硬化現象,並排訂月底要將這顆約三公分大的腫瘤切除,雖然醫生是這麼說但家人確還在猶豫要不要動刀,怎知只是胃口變差又沒有不舒服也不會痛、又從來不喝酒,回想起來在十幾年前曾因B型肝炎治療過,這幾年也都有定期健康檢查,平時又注重養生、也有運動,想不通是什麼原因造成的?身為專業護理人員的我有點自責,後來才知到祖父也因淋巴癌在三十多歲就過世了,也因這樣身為老大的他為了照顧四個弟弟妹妹十三歲就開始工作了。後來又做了十幾年的鞋面加工,常須趕工熬夜,退休後又做了幾年水庫看管工作須輪三班,可能因這樣長期操勞成疾吧!

不管怎樣這已是事實,告訴媽媽及兄弟姐妹須勇敢面對,給爸媽最大的支持,我們開始多方面收集相關資料,我也打電話給在各大醫院上班的同學打聽這方面的訊息,並藉宗教力量支持,最後綜合大家意見決定照醫生意思先開刀,出院後再來調養身體。十二月二十六日開刀後才發現肝硬化比想像中還嚴重、且原本計劃要切除的三公分大的腫瘤埋的很深且肝功能已不佳、危險性較高,醫生與我們商討結果改術中酒精注射,不幸又發現一顆故一併切除約四分之一肝。手術後的頭幾天很辛苦疼痛是難免的,不敢告訴爸爸有一顆腫瘤不能拿,怕影響他的心情所以暫時瞞著他,因為上班且姐妹都結婚又在北部、媽媽體諒我們有小孩子要照顧所以請了看護幫忙照顧爸爸。出院前還做了一次化療及酒精注射才回家,第一次住院就住了一個月,隔年二月中、三月中分別做了第二次、第三次化療,出院後化療副作用也慢慢出現如:嘴破、食慾不佳,相對營養不夠、腳抽筋、腹水。醫生開了利尿劑帶回家吃、偶到附近診所注射白蛋白,吃雞湯、牛肉湯、新鮮的魚、水果(如櫻桃、葡萄、柳丁……)、青菜等,出院時特別問醫生表示飲食無禁忌,所以只要想吃吃得下的媽媽都會替爸爸準備,但仍以營養、補血為主(依當時抽血報告不足的部份補充)。因為體力不佳抽血指數未達標準所以原訂每個月一次的療程也延後了,這時親戚朋友都很關心,很多偏方也都出現了,其中經人介紹到某中醫診所看診服用一個多月但感覺沒改善就停用,到七月底、八月底又分別住院做第四次、第五次化療,沒想到九月初即因食道出血入院治療,到九十一年二月底終於完成最後一次化療。

西醫該做的治療結束後經調養一段時間體力也漸漸恢復,有朋友介紹中國芳香智悟功(簡稱香功),於是媽媽陪著爸爸每天清晨起個大早到鎮外的百菓山上運動,中間還安排到花蓮旅遊三天,維持十個月感覺體力各方面還不錯。之後狀況變差,每月回診醫生開抗癌口服藥回家吃,三個月過去了沒改善、胃口漸差,我們開始緊張並找其他方法,後來才知道有種叫天仙液的中藥專門癌症病人吃的,經研究且與家人討論後決定試試看(因也沒其他方法了),沒想到爸爸才喝二個星期白血球指數上升達到標準,回診時醫生也很驚訝問媽媽都給他吃什麼東西?我們不敢說有喝天仙液,同樣受西醫教育的我知道有些醫生不能接受中醫理論的,由每天喝40cc慢慢增加到60cc病情穩定持續半年多;有一回看了報告我暗示媽媽爸爸肝功能必會越來越差(雖然腫瘤維持3.2公分大算控制很好、但肝硬化問題嚴重),雖然很殘忍但還是要她接受事實,建議搭配天仙栓(天仙液系列產品之一從肛門塞入),之後六月中因嚴重腹水又入院,醫院除了抽水、服利尿劑、偶打營養針似乎也沒更積極的治療,站在專業立場我知道醫院也盡力了。七月初因氨指數過高意識漸不清楚陷入昏迷狀況,且醫生說快則二、三天慢二、三星期要有心理準備,大家都很難過,且醫生交代不能進食,護士早晚灌腸(也沒別的方法)血壓低又不能抽腹水,我建議媽媽再以天仙栓早、中、晚加強一次,至少我們可以再見最後一面,很幸運昏迷四天後甦醒過來,但十天後因血氧濃度低、血壓低、呼吸喘進入肝昏迷,醫院發出病危通知,大家商量結果決定讓爸爸安祥走完人生最後一程,我們選擇拒絕急救讓他平安離開。

醫生安慰我們爸爸調養不錯,原本大約只剩半年生命,現在維持二年八個月,雖然不幸得癌症但有幸得到鄰居朋友關心及媽媽不眠不休的照顧,雖然我們百般不捨但最重要不是時間長短而是生活品質,加上有天仙液讓爸爸沒有太多的痛苦這樣就很辛慰了。
附件
houyatlong.jpg (94.16 KB) 查閱記錄
2007-11-26 17:36

搜索更多相關主題的帖子: 肝癌Liver-Cancer